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葡京娱乐网上网址 > 全球化语境下,电影如何叙事?

全球化语境下,电影如何叙事?

2019-05-14 08:01

“陆地和海洋是一个整体”,这是影片《海王》里的一句俗套台词,讲陆地和海洋之间不要爆发战争。整部影片真正的趣味在于,如何在这“俗套”的立意和叙事中,整合了一堆神话史、现代社会问题、电影类型史之后炖出了一锅老少皆宜的杂烩。

这并不是简单的文化混用,在全球大众文化传播资讯爆炸的大环境中,这是电影叙事星球再造的问题。面对全球化语境的文化产品生产,好莱坞如何完成自我调整与自我更生,这对于发展中的华语电影工业是有参考价值的。尤其,《海王》这部电影由一位已经成为好莱坞一线导演的华裔电影人温子仁来执导,这一点也使得本片对于华人世界更有亲缘性。

商业电影的突破,有时候就是一个单项的突破带来惊人的效果。《海王》的成功在于影片的空间构造,这让一个俗套的故事发生在“新鲜的舞台”上。

把“文明的冲突”这个老套的叙事模型,套用到西方社会内部的矛盾和纷争中,这是流行于当下好莱坞大制作中的剧情思路。

《海王》讲述了一个足够“古老”的故事,从西方童话到莎士比亚戏剧中,都可以找到这个故事的某些基因,尤其体现在人物关系的图谱上——自我放逐的女王和异族生下一个混血,但是这个混血才是能够阻止战争的真命国王,他回到女王的领地,在一位公主的帮助下,寻找到致胜的法器,战胜了自己的邪恶弟弟,阻止了战争的爆发。

这套叙事基因居然还是有效的,可见历经时间考验的叙事模型具有超强的经济学的价值。大众在娱乐消费中期待的是“差异性体验”,也就是创作者对模型进行改造或者修正,而不是全然新鲜的陌生经验。

《海王》叙事的展开,围绕“地外文明与地球文明冲突”这个老套的模型,真正意味深长的是有关“地外文明”的设定:亚特兰娜女王来自西方神话中的海洋文明亚特兰蒂斯帝国,亚特兰蒂斯沉入海底后,这个文明系统大大地扩张,在地球内部构建了一个强大的“他者”。在这套话术中,地外文明的本质是地球文明遥远的、失落的传奇,于是,海洋与陆地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地外文明与地球文明的冲突,衍化成西方文化内部的资源纷争。

这个思路和《黑豹》的叙事模式是类似的,《黑豹》里的“他者”是由外星文明播种、嫁接在非洲黑人文明上。这种追溯到西方文明的神话源头、放逐出一个对立于自己文明体系的“他者”,借题发挥地讨论现代的文明冲突,成了好莱坞当下的一个创作策略。当然,《黑豹》比《海王》要“深刻”,《黑豹》制造的视听奇观带来尖锐的现实刺痛感:未来之城“瓦坎达”里发生的是一群非洲人穿着西方奇装异服进行角色扮演的游戏,游戏的主角们是在西方受过熏陶的非洲黑人,而制造混乱、破坏游戏的反派则是被西方的异端思想蛊惑了的黑人。《海王》避开了现实尖锐的种族议题,它甘于更幼稚也更肤浅的“童话”和通俗趣味,却让它在非西方语境的传播领域更深受欢迎。

影片中海洋奇观段落被赋予了太空歌剧的视觉特征,收罗了类型电影发展历程中积累的大量视觉经验,几乎对应着一部科幻大片的发展史。

在《海王》中,海洋成了人类污染物的收纳场所,流行的环保概念成了海洋帝国好战派仇恨人类的理由。电影呈现了海洋势力将堆积成山的垃圾送还给陆地,呈现了海啸的场景,还非常有趣地在海底奇观世界里,呈现了沉船和集装箱残骸组成的“废墟”。当然,温子仁无意于创造“海底废土”的概念,相反,他把海底世界打造成了炫目的、高度发达文明的“帝国联盟”。

这就要说到《海王》这部电影最为成功的地方:影片的空间构造。这让一个俗套的故事发生在“新鲜的舞台”上。商业电影的突破,有时候就是一个单项的突破带来惊人的效果。在温子仁前一部创造了巨大商业成功的《速度与激情7》里,“汽车如何飞起来”是影片全部创意和表述的核心,这个创意支撑点撑起了叙事,创造了肾上腺分泌的关键时刻。在《海王》里,温子仁把这套逻辑继续演化,把海底打造成了一个“新的世界”。

如果电影里也有地缘政治,那么《海王》显然是以地中海为核心的,片中的陆地奇观段落对称地发生在地中海的两头:撒哈拉沙漠和西西里岛。相对于陆地的海洋段落,则被分为三大板块——弟弟奥姆的领地以及他试图笼络的周边国家、被野蛮生物统治的海沟国、世外桃源的地心藏海。这些构成了影片完整的叙事舞台,也形成了整部影片纷杂但仍统一的视觉呈现。

在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以CG技术实现的海洋奇观段落被赋予了太空歌剧的视觉特征,收罗了类型电影发展历程中积累的大量视觉经验,完全不同风格来源的视觉概念被合成为“海底帝国联盟”的世界。这套视听表述系统虽然缤纷繁杂,却大致做到了内在的融洽,不同质感的视觉概念设计,几乎对应着一部科幻大片的发展史,从《星球大战》《异形》到《魔戒》和《阿凡达》,于是,观众的知识经验和观影经验共同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抑制、抵消了《海王》在视听呈现中的芜杂感,甚至,热衷于考据的影迷很可能在观影过程中产生索引和互文的快感。

这也恰恰是“类型电影”所能制造的关键的“互动性”,所谓类型片,不是大而化之的套路的反复利用,“类型”的真正内涵是一个高效的信息交换平台,让创作者和观看者就某些母题达成共识。在这个意义上,电影的“创新”,其实是有限的,也是有参照系的。《海王》这部电影只能诞生于丰厚的类型土壤,导演温子仁是一个熟练掌握了电影类型文化的“掌勺人”,他在影片的创作过程中,把各类冲突的元素做到了恰好的安顿。

利用观众对于风景名胜地的熟悉,将反日常的体验和剧情填充进去,进而产生一种裂变的效果——这是近年来好莱坞大制作屡屡尝试的大场面拍摄方式。

随着CG特效技术不断发展,电影在呈现能力的方面,获得了一种无所不能的幻觉。然而,电影这个媒介的古老根源在于“对世界的机械复制”,到了CG时代,特效是否可以“再现一个实在的世界”,这才是评估电影视觉特效完成度的度量衡。《海王》所呈现的海底世界,很大程度只是“电影类型史”的经典案例叠加了观众对海洋生命的科普级的知识经验,落实到视听表达时,仍充斥着一种类似电玩画面的廉价感和不实在感。抛开剧作的深度和人物的丰富程度不谈,仅仅在“影像再造一个世界”这个问题上,《海王》就无法成为“海底指环王”,它和《阿凡达》的差距也是明显的。